新闻中心

群众的笑脸最美

  群众的笑脸最美

  ——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的三明探索与实践(中)

  “我出生的地方叫作三明,这里很多的网红,不止沙县和大田。城里的钢铁厂,美得像花园。麒麟山的脚下,就着擂茶吃拌面……”

  一曲《三明后生仔》,近日走红网络。短短的歌词引发了外地人的向往,也唱出了三明人的自豪。  

  三明人有理由自豪:这里是红旗不倒的热土,也是林深水美的乐土;新时期的精神文明建设之花在这里初绽,惠及民生的医改、林改走在全国前列;这里的经济底子虽不及沿海厚实,但有温度的发展,照样给群众带来有质感的幸福。

  三明人也懂得感恩。习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期间,先后11次深入三明,对百姓冷暖牵挂在心,对群众生活关切至深。人民至上的情怀,滋养出“山美水美人更美”的如画三明。

  老区苏区奔小康

  “不要忘记老区,不要忘记老区人民”

  “宁化、清流、归化,路隘林深苔滑。”

  三明是老区苏区,也是欠发达山区。山高,路远,地少。奔小康的路上,老区苏区人民过得怎么样?

  1999年7月7日,泰宁县新桥乡岭下村。老支书黄建华记得,那天正好是赶圩天,日头大,天热。

  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来到岭下村,看望慰问老游击队员黄炳茂,调研村里“五通”(通路、通电、通安全卫生饮用水、通电话、通广播电视)情况。黄炳茂时年83岁,家里四世同堂。

  地处闽赣交界的岭下村,是革命老区基点村。当年全村不足400人,就有28人参加了革命。1999年,全村还只有一部摇把电话,村民喝水靠挑,没有一条水泥路。

  黄建华的印象中,岭下迎来这么大的领导,还是头一回。

  “从‘五老’(老地下党员、老游击队员、老接头户、老交通员、老苏区乡干部)的生产生活,到村里的‘五通’情况,习近平同志问得很细。”黄建华说,“第二年,村里‘五通’就基本解决。也是从那一年开始,黄炳茂老人每年都能收到习近平同志托人带来的慰问品,直到老人去世。”

  “不要忘记老区,不要忘记老区人民,不要忘记‘五老’和这些革命老干部。”回到泰宁县城,习近平同志在调研座谈中殷殷嘱托。

  三明下辖的12个县(市、区),均属原中央苏区范围。新一轮脱贫攻坚,三明贫困发生率虽不及中西部地区,肩上的担子也不轻——建档立卡贫困人口54569人,占到了福建全省的12%。

  “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踏上老区苏区的红土地,反复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‘决不能让一个苏区老区掉队’。”新桥乡党委书记严荣焱关注着总书记每次老区苏区行的重要讲话,深有感触,“对于老区苏区而言,打赢脱贫攻坚战,除了政治责任,更饱含着告慰革命先烈的特殊意义。”

  宁化县淮土镇禾坑村,当年苏区扩红筹粮的标兵村,近年来又成了精准扶贫的先行村。

  “当年习近平同志在三明调研时就要求‘真扶贫、扶真贫’,2013年到湘西调研时又提出精准扶贫思想。”淮土镇党委书记邱华东说,2014年,三明市领导带着大家一起琢磨,紧盯三个问题:扶持谁、谁来扶、怎么扶。

  一项名为“348”的精准扶贫机制先在禾坑试点,随后推向三明全市:以“三步工作法”确定扶持对象,以“四因四缺分类法”搞清致贫原因,以“八种帮扶模式”解决“谁来扶”“怎么扶”。

  到2019年,不仅禾坑,三明全市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,人均纯收入达12441元。为稳定脱贫质量,三明不仅建立了防止返贫致贫监测和帮扶机制,还“自我加压”,将帮扶力量向农村相对贫困家庭延伸。

  如今,岭下已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示范村。优质稻、稻花鱼等特色农业产业不说,红色旅游也办得风生水起。黄炳茂家门口,21年前红纸写就的老对联,如今换成了木刻:“隔山隔水隔不断老区情谊,好茶好酒好日子政策英明”。

  只要值得就舍得

  “坚持把人民群众的小事当作自己的大事”

  算一笔支出账,颇有意味。

  2013—2019年,三明教育支出从35.31亿元增加到64.24亿元,年均增长10.49%;2011—2019年,医疗卫生支出从4.8亿元增加至13.8亿元,年均增长14.1%。二者增幅,远比财政收入“跑得快”。

  支出多与少,增幅快与慢,是选择,也是理念。

  三明为什么舍得?